保护您的投资,挽回您的损失

维权新闻

联建光电四年财务造假案:子公司虚增6047万利润,董事长等高管被市场禁入

时间:2019-02-14 17:52    来源:和讯股票

  2月13日晚间,深圳证监局发布市场禁入决定书〔2018〕1号。深圳市联建光电股份(600184)有限公司董事朱贤洲、四川分时广告传媒有限公司董事周昌文分别采取3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同时对分时传媒原实际控制人、首席执行官何吉伦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何吉伦,男,1972年2月出生,原分时传媒实际控制人

  周昌文,男,1972年2月出生,2014年4月至2017年7月任四川分时广告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分时传媒)董事,2014年10月至2017年12月(调查时)任分时传媒CEO。

  朱贤洲,男,1974年3月出生,2015年8月起任深圳市联建光电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建光电)董事,2016年4月起任联建光电副总经理,2014年4月至2017年12月(调查时)任分时传媒董事长。

  虚增6047万利润导致联建光电年报数据造假

  联建光电于2013年12月18日与何吉伦、周昌文、朱贤洲等12位分时传媒股东签订《现金及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协议》及《盈利预测补偿协议》,以现金及发行股份方式收购分时传媒100%股份,交易对价为8.6亿元。12位分时传媒股东承诺,分时传媒2013年至2017年经审计的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 8,700万元、10,000万元、11,300万元、12,200万元和12,800万元。若分时传媒实际利润低于上述承诺净利润,则补偿义务人将按照协议的相关约定对上市公司进行补偿。2014年4月11日,中国证监会出具《关于核准深圳市联建光电股份有限公司向何吉伦等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的批复》,核准此次交易。2014年4月29日,分时传媒完成股权变更登记手续,成为联建光电全资子公司。自2014年5月起,联建光电将分时传媒纳入合并报表范围。

  经查,2014年至2016年,分时传媒通过虚构广告业务收入、跨期确认广告业务收入等方式,共虚增营业收入61,787,035.34 元,虚增利润60,472,468.90 元。具体违法事实如下:

  一、2014年8月,分时传媒与泸州老窖(000568)柒泉小酒酒类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柒泉小酒)签署户外广告发布合同,合同金额为1,500万元,并按照合同金额确认了销售收入;2015年9月,西藏大禹伟业广告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大禹,分时传媒孙公司)与柒泉小酒签署户外广告发布合同,合同金额为626万元,并按照合同金额确认了销售收入。经查,合同实际并未全部执行。分时传媒以此虚增2014年、2015年营业收入分别为6,196,226.42元、942,793.80元,虚增2014年、2015年利润分别为6,196,226.42元、942,793.80元。

  二、2015年9月和2016年1月,西藏大禹与成都金宝盛世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宝盛世)签订广告制作发布协议,合同金额分别为920万元和2,100万元,并按照合同金额确认了销售收入。经查,合同实际并未全部执行,分时传媒以此虚增2015年、2016年营业收入分别为7,643,245.37元、9,919,952.80 元,虚增2015年、2016年利润分别为7,643,245.37元、9,919,952.80 元。

  三、2015年7月,西藏大禹与江苏绿能宝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签订户外广告发布合同,2015年11月,双方签署媒体替补点位确认单,约定合同金额变更为880.95万元,并按照合同金额确认了销售收入;2015年11月,西藏大禹与绿能宝电子商务(苏州)有限公司(以下与江苏绿能宝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统称绿能宝)签订户外广告发布合同,合同金额为3,800万元,并按照合同金额确认了销售收入。经查,合同实际并未全部执行,分时传媒以此虚增2015年营业收入27,788,576.81元,虚增2015年利润26,474,010.37元。

  四、2016年11月,西藏大禹与成都四季营销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季营销)签订户外广告发布合同,合同金额为1,500万元。经查,分时传媒通过跨期确认该合同广告业务收入,虚增2016年营业收入9,296,240.14元,虚增2016年利润9,296,240.14元。

  综上,分时传媒通过虚构广告业务收入、跨期确认广告业务收入等方式,2014年虚增营业收入6,196,226.42元,虚增利润6,196,226.42元,虚增利润金额占当期联建光电披露利润总额的3.82%;2015年虚增营业收入36,374,615.98元,虚增利润35,060,049.54元,占当期联建光电披露利润总额的12.97%;2016年虚增营业收入19,216,192.94元,虚增利润19,216,192.94元,占当期联建光电披露利润总额的4.07%。上述行为导致联建光电2014年年度报告、2015年半年度报告、2015年年度报告、2016年半年度报告、2016年年度报告和2017年半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违反了《证券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构成《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所述违法行为。

  深圳证监局:3人证券市场禁入三年、五年不等

  深圳证监局认为,何吉伦为原分时传媒实际控制人、业绩承诺补偿义务人。涉案期间,何吉伦实际承担分时传媒管理职责,并安排对有关涉案广告业务进行回款,应对涉案违法行为承担主要责任,系对违法行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

  周昌文为原分时传媒股东、业绩承诺补偿义务人。涉案期间,周昌文任分时传媒董事、CEO,组织、参与上述与柒泉小酒、绿能宝和四季营销的广告业务,应对涉案违法行为承担主要责任,系对违法行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

  朱贤洲为原分时传媒股东、业绩承诺补偿义务人。涉案期间,朱贤洲任联建光电董事、副总经理和分时传媒董事长,组织、参与上述与金宝盛世的广告业务,并在2015年半年报至2017年半年报等5期定期报告上签字,应对涉案违法行为承担主要责任,系对违法行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

  何吉伦提出申辩意见,请求免予行政处罚和市场禁入:第一,未对其出具立案《调查通知书》,违反行政处罚法定程序。第二,未在联建光电和分时传媒任职,也不是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未实际承担或履行相应的管理职责,不负责分时传媒业务执行和财务工作,没有组织、参与、实施、直接导致或指使他人从事信息披露违法行为,对其处罚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有违过罚相当原则。第三,分时传媒的经营管理由联建光电负责,朱贤洲、周昌文只是偶尔汇报情况,不能以其为原实际控制人、业绩承诺补偿义务人、联建光电第二大股东为由,认定其实际承担管理职责,并承担责任。第四,没有就涉案广告业务安排过回款,向绿能宝提供的借款是正常的借贷行为,在借款时不知道绿能宝拖欠广告费用。何吉伦在调查中称,该借款系通过补充成都斯为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斯为美,何吉伦持有99%股份)注册资本的方式借给绿能宝,双方没有约定利息,资金来源于本人股票质押款,成本为6%—8%,并称在转账前几天向周昌文了解到与绿能宝合作情况不错,以后还有合作可能,答应借款是为了维护合作机会。同时,积极配合调查。

  深圳证监局经复核认为,在案证据显示,联建光电收购分时传媒后,何吉伦作为分时传媒原股东,虽未在分时传媒任职,但实际掌控分时传媒经营管理。(1) 按照联建光电与何吉伦、周昌文、朱贤洲等12位分时传媒股东签订的《现金及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协议》约定,联建光电收购分时传媒后的业绩承诺期内,分时传媒日常经营管理由原股东负责。在联建光电收购前,何吉伦及其父亲持有分时传媒77.71%股份,实际控制分时传媒。(2)收购完成后,何吉伦仍实际掌控分时传媒经营管理,分时传媒主要管理人员由何吉伦安排,并向其汇报工作。分时传媒业务主要分为成都业务板块和北京业务板块,并分别由朱贤洲和周昌文负责管理,涉案广告业务亦由两人团队分别负责。朱贤洲任分时传媒董事长,周昌文任分时传媒董事、CEO,两人在分时传媒的任职和分工,由何吉伦安排确定,两人均向何吉伦汇报工作并对其负责,主要经营决策由何吉伦决定。分时传媒财务人员定期向何吉伦和朱贤洲、周昌文等人报送财务报表。

  涉案有关广告业务由何吉伦联系介绍并组织安排业务回款。在案证据显示,涉案的绿能宝广告业务系何吉伦联系介绍,并由周昌文团队负责。关于绿能宝广告业务回款,2016年12月28日、29日,何吉伦安排通过成都斯为美向绿能宝电子商务(苏州)有限公司转款4,785万元,12月29日,绿能宝电子商务(苏州)有限公司向西藏大禹转款47,849,004元。关于何吉伦所称系正常借款的解释,我局认为:(1)经查询成都斯为美工商登记资料,2016年12月该公司并无补充注册资本的记录,何吉伦所称补充注册资本的解释与事实不符。(2)涉案绿能宝广告业务执行时间为2015年12月,因受广告发布管控影响,该广告仅少量发布就未再执行,2016年开始分时传媒与绿能宝再无业务往来,合同未执行部分被用于2016年发布分时传媒其他广告业务。何吉伦所称转账前几日从周昌文处了解到双方合作不错,以后还有合作机会的解释不能成立。(3)2016年3月,联建光电财务总监褚伟晋向何吉伦、朱贤洲等人发送过“关于江苏绿能宝审计内核的问题”的电子邮件,内容显示,因绿能宝合同金额特别巨大、毛利率异常、对分时传媒净利润影响重大,审计机构已重点关注,建议尽快多催收回款便于审计。2016年4月,绿能宝就支付广告费用事宜向分时传媒出具《付款计划确认函》,承诺在2016年10月底之前付清广告费用。何吉伦所称不知道绿能宝拖欠广告费用的解释明显不能成立。(4)成都斯为美向绿能宝转账的时间和金额与绿能宝支付广告费用的时间和金额极其相近。同时,何吉伦的资金成本为6%—8%,但其借款没有约定利息;绿能宝业务合同仅少部分执行,绿能宝却通过借款支付全部广告费用,均与常理不符。综合上述情形,何吉伦关于借款的有关解释明显不合常理,且与事实不符,不予采信。

  最终,深圳证监局认为,何吉伦虽未在分时传媒和联建光电任职,但在业绩承诺期内,其实际掌控分时传媒经营管理,联系介绍涉案广告业务,并在涉案广告业务并未全部实际执行的情况下,组织安排业务回款,应当对分时传媒虚增营业收入和利润,并直接导致联建光电信息披露违法的行为承担主要责任,系对违法行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

  朱贤洲和周昌文提出申辩意见,请求免予行政处罚和市场禁入:第一,涉案广告业务真实合法,分时传媒收到了交易款项,未对上市公司利益造成严重损害,并且联建光电对相关会计差错进行了更正和披露,及时消除了影响,未严重影响投资者利益。分时传媒会计差错导致联建光电定期报告记载不准确,不属于重大信息披露违法行为。第二,根据法律法规的规定和证监会过往作出市场禁入决定的案件情况,本案情形不符合采取市场禁入措施的条件。第三,朱贤洲还提出,系在分时传媒实际控制人何吉伦的安排下在分时传媒和联建光电任职,并向何吉伦汇报工作。作为联建光电外部董事、高管,名义上担任分时传媒董事长,仅参与何吉伦介绍的金宝盛世合同签署,不负责分时传媒业务合同执行和财务工作,也不负责联建光电信息披露工作,不知悉分时传媒会计差错事项。对相关业务合同和定期报告财务信息予以了应有关注,并合理信赖会计师的专业判断,已勤勉尽责,且日常履职过程中也尽到了忠实勤勉义务。在2014年年度报告期内,未担任联建光电董监高,不应对该年度定期报告信息披露负责。第四,周昌文还提出,未在联建光电任职,也没有组织、参与、实施或直接导致联建光电信息披露违法。系在分时传媒实际控制人何吉伦的安排下在分时传媒任职,并向其汇报工作。名义上担任分时传媒CEO,且2015年7月至2016年10月期间未担任CEO,参与了柒泉小酒、绿能宝、四季营销等合同签署,对相关合同执行情况予以了应有关注,并合理相信会计师专业意见,但不负责分时传媒业务合同执行和财务工作,不知悉合同的具体执行情况,也无法发现会计差错问题,已尽到了勤勉尽责义务。

  深圳证监局经复核认为,本案中,分时传媒在业绩承诺期内,通过将未全部实际执行的合同确认营业收入、跨期确认营业收入等方式,累计虚增营业收入61,787,035.34元,虚增利润60,472,468.90元,数额巨大,且直接导致联建光电连续多年定期报告信息披露违法,并非违法行为轻微。分时传媒收到交易款项、联建光电在立案调查后进行会计更正等情形不影响本案违法事实的认定。

  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负有保证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真实、准确、完整的义务,应当忠实、勤勉地履行职责,独立作出判断。朱贤洲时任联建光电董事、副总经理,签字确认涉案5期定期报告,应对涉案信息披露违法行为承担相应责任。相信专业机构意见,非法定免责事由。其所称的对相关业务合同和财务信息予以了应有关注,既无证据支持,也不足以证明其尽到了勤勉尽责义务。

  涉案期间,朱贤洲任分时传媒董事长,周昌文任分时传媒董事、CEO,两人实际履行分时传媒日常经营管理职责,并组织、参与涉案广告业务。(1)如前所述,根据协议约定,联建光电收购分时传媒后的业绩承诺期内,分时传媒日常经营管理由原股东负责。在联建光电收购前,朱贤洲、周昌文系分时传媒第二、第三大股东。(2)收购完成后,朱贤洲、周昌文分别担任分时传媒董事长、董事和CEO,实际履行分时传媒日常经营管理职责。分时传媒业务主要分为成都业务板块和北京业务板块,并分别由朱贤洲和周昌文负责,两人也会共同使用西藏大禹的名义对外签订合同,但各自团队的业务各自进行管理。朱贤洲在询问笔录中称,其全面负责成都业务板块的管理,包括业务、销售、客户和财务等各方面;两人团队的广告客户分别进行管理,相关合同、会计凭证、验收报告和收付款等文件各自负责保管。周昌文在询问笔录中称,其负责北京业务板块的业务和管理工作,分时传媒由其本人负责管理,并向何吉伦进行汇报。(3)朱贤洲、周昌文团队负责涉案广告业务,两人实际组织、参与涉案广告业务。涉案广告业务中,金宝盛世广告业务由朱贤洲团队负责,朱贤洲组织、参与金宝盛世广告业务的谈判接洽,成都团队工作人员向朱贤洲汇报向金宝盛世的催款情况。柒泉小酒、绿能宝、四季营销广告业务由周昌文团队负责,周昌文组织、参与绿能宝、柒泉小酒和四季营销广告业务的谈判接洽,并在广告发布合同、广告发布验收单、销售合同审批单、媒体合同签订单、自有媒体合同签订通知单和广告费请款单上审批签字;柒泉小酒广告业务回款,部分资金最终来源于分时传媒和西藏大禹,周昌文在相关票据审批单上签字。

  关于当事人的责任认定和量罚幅度,我局已充分考虑了本案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和社会危害程度,以及当事人的职务职责、履行职责和在涉案违法事项中的地位、作用等情况。关于周昌文提出的2015年7月至2016年10月期间未担任分时传媒CEO的申辩意见,既无证据支持,也不影响对其责任的认定。

  综上,深圳证监局认定,朱贤洲、周昌文分别担任分时传媒董事长、董事和CEO,承担相应的日常经营管理职责,分别作为成都业务团队和北京业务团队负责人,全面负责各自团队的经营管理,并实际组织、参与涉案广告业务,应对分时传媒虚增营业收入和利润,并直接导致联建光电信息披露违法的行为承担主要责任,系对违法行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

  最终,深圳证监局对何吉伦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周昌文、朱贤洲分别采取3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在禁入期间内,何吉伦、周昌文、朱贤洲不得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上市公司或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

索赔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