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您的投资,挽回您的损失

维权新闻

凯迪生态关联关系被确认 投资者举报其违规

时间:2016-07-23 03:36    来源:新浪

凯迪生态关联关系被确认 投资者举报其违规

汪洋

7月31日,1.4亿股的凯迪生态(000939.SZ)的限售股就要解禁了,届时将有近14亿元的解禁股抛售压力,而目前凯迪生态的日均交易量只有两亿元左右。

这些限售股是2015年7月31日公司定向增发给机构的股票。参与定向增发的机构包括武汉金湖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湖科技”)、泰达宏利基金公司和创金合信基金公司等,如今这些机构悉数被套。

屋漏偏遇连阴雨,近来频频遭受投资者质疑和深交所问询的凯迪生态因两则公告再次引发市场关注和投资者的担忧。

凯迪生态于7月14日连续发布了两则公告,分别为中国证监会湖北监管局认定金湖科技为凯迪生态的关联法人和财务总监汪军辞职。

在此之前,围绕凯迪生态的违规事项,持续关注凯迪生态的投资人徐财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其此前一直向证监会等监管机构实名举报,但未获回应。《中国经营报》记者就上述相关问题向凯迪生态发送了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时仍未得到回应。

隐瞒关联交易

去年6月,凯迪生态完成了凯迪电力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购买控股股东阳光凯迪、关联方中盈长江国际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及其他等无关联第三方合计15名交易对方持有的生物质发电资产、风电、水电及林地资产的收购事项。2015年7月,金湖科技作为认购方参与凯迪生态非公开发行股票购买资产并配套募集资金项目,以现金方式认购凯迪生态非公开发行募集配套资金的部分股份,合计取得上市公司股份7382万股,认购完成后持有金湖科技总股本的比例为4.9%,金湖科技成为凯迪生态第二大股东。

对此,徐财源对记者表示,实际上,金湖科技与凯迪生态的关联关系在公开资料中早有体现,凯迪生态的违规行为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

记者通过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发现,金湖科技成立于2000年7月,2013年、2014年的年报均显示,企业通信地址为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江夏大道特一号,该地址正是凯迪生态公司所在地,此后,金湖科技2015年年报显示的通信地址变更为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珞喻路456号光谷国际B座702室。

在企业通信地址变更前,金湖科技于2014年10月变更了法人代表,法人代表由原来的贺佐智变更为赵东,贺佐智在2007年12月4日至2015年9月2日曾在凯迪生态担任监事,而赵东则是金湖科技大股东阳光凯迪集团的工会主席。

对于存在的关联交易,凯迪生态在公告中表示,“金湖科技除参与认购公司为募集配套资金而非公开发行的股票外,与公司不存在其他任何交易行为。未来,公司将尽可能减少与金湖科技之间的关联交易”。

然而,据公开资料显示,两者之间的关联交易短期内仍不可避免。

近期,凯迪生态曾公告称计划联合旗下子公司北京凯迪资本与上海金元百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共同发起设立嘉兴凯格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以下简称“嘉兴凯格”)。嘉兴凯格计划出资13.5亿元对格薪源生物质燃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格薪源公司”)进行增资,其中13亿元计入格薪源公司注册资本,另外5000万元计入格薪源公司资本公积,值得关注的是,金湖科技是格薪源公司的股东之一。

此外,格薪源公司还与凯迪生态存在业务往来。凯迪生态曾表示成立格薪源公司有利于保障公司下属生物质电厂燃料工作的健康、稳定进行,提高燃料供应工作专业化管理水平,通过建立健全规范化的燃料供应体系,进一步巩固和发展公司生物质发电业务。

对于凯迪生态隐瞒金湖科技关联方的事实,上海地区一位投行人士对记者表示,当时的融资额较大,参与认购的相关方应该知晓金湖科技关联方的事实,不排除凯迪生态利用关联方参与认购提高增发价。

更多疑团待解

凯迪生态公告称,公司董事会于2016年7月8日收到汪军递交的书面辞职报告。因其个人原因,汪军申请辞去财务总监职务。

汪军辞职原因被外界解读为去年发生的业绩预告事件。

2015年8月24日,凯迪生态因筹划非公开发行股票的重大事项而停牌;2015年10月27日凯迪生态披露业绩预告,预计2015年其净利润为6.05亿~7.08亿元;10月30日凯迪生态宣布复牌并公布募资49.48亿元的重大资产收购预案,接着通过股东大会表决重大资产收购方案。

复牌当日,凯迪生态股价大涨9.74%,之后的20个交易日股价累计涨41.75%。

表决通过后,直到2016年4月26日,即年报公布的前一天,凯迪生态又发出业绩修正预告,将其净利润修正为3.8亿~4亿元。次日,凯迪生态发布2015年财报,数据显示,2015年其净利润为3.88亿元,与最初的预测值相比几乎下降一半。

对此,湖北德馨律师事务所律师刘陆峰认为,凯迪生态故意违法的主观恶意十分恶劣,在重大事项投票前发布业绩大幅增加的预告,目的在于骗取投资者投赞成票;根据深交所规定,年度报告业绩预告修正公告不应晚于报告期次年的1月31日。凯迪生态在次年的4月26日即年报公布的前一天,才发出业绩修正预告,属恶意重大违规;凯迪生态回复深交所的询问时称,是因为2015年上半年对一代电厂停机改造致业绩减少,但业绩大增的预告发布时间2015年10月27日,停机改造致收入大幅减少在前,业绩预告收入大幅预增在后。

实际上,生物质发电盈利能力一直备受外界质疑。早在2014年,因为盈利前景不明,华能、大唐、国电、京能等发电集团陆续出售旗下生物质发电资产,涉及5个生物质发电项目,其中国电集团连续两年以1元的价格“甩卖”其参股和控股项目的股权,而凯迪生态却在2014年实现了盈利。

据了解,现在生物质发电企业的盈利主要还是源于政府补贴,生物质发电每千瓦造价远高于常规火电,新建项目建设成本达8000~10000元/千瓦左右(小火电项目改造为生物质直燃发电项目造价可降低至5000元/千瓦以下),一些项目更是采用造价高昂的国外技术,初始投资成本及后续财务费用很高,对补贴性电价政策依赖程度极高。

凯迪生态2015年年报显示来自政府补贴的金额达2.4亿元,今年可能更高。2015年10月27日,湖北省物价局刊发了《省物价局关于给予秸秆农林生物质发电项目上网临时电价特殊支持措施的通知》(颚价环资[2015]145 号)(以下简称《通知》),《通知》中主要内容包括在规定的农林生物质发电上网电价的基础上按上网电量每千瓦时增加0.081 元(含17%增值税)。所需资金来源于降低燃煤发电企业上网电价腾出的空间。凯迪生态预计2015年11月、12 月将为其带来约0.2亿~0.27亿元的利润,2016年1~10月将为公司带来0.89亿~1.06亿元的利润。但上述补贴能否如数落实颇受外界怀疑。

在此之前,徐财源于2016年5月22日通过邮政快递向证监会发出了《对凯迪生态、深交所和湖北证监局涉嫌违规违法的举报》,此后又分别于5月31日和6月30日相继向证监会发出了《对深交所的补充举报》以及《再次请求证监会彻查凯迪生态违规违法行为》函,希望证监会对凯迪生态明显违反深交所有关业绩修正预告的相关规定等违规违法行为进行查处。

索赔流程